暗沉才有味道 – 朱興華個展《有情世界》

他確實親切,一點也不嚴肅,輕鬆地由其英文名字說起。「年輕時曾在皇后戲院當帶位員,接觸不少西片而熟悉帥氣的 TONY CURTIS,因而為自己取名作 TONY。現在其實不太愛這個名字,有點膚淺。」他笑說。名字不要緊,才華能力才是重點。

那時他自學英文,更遠赴英國修讀精神科護理課程,「50 年代怎會在香港談藝術,至 60 年代到訪倫敦才第一次認識畫作及藝術的存在,體會到畫作令人舒暢的吸引力。」他就這樣到處遊走畫畫,捕捉周邊的建築景色。「起初所畫的寫實作品就如同練字一樣。」

展覽最隱蔽的空間內,便放有他四五十年前畫下的作品,部份更像是速寫。有了基本功,他便開始結合自己的思想跟外界的事物,「若對作畫有興趣/意慾,自然會接收外界的訊息。所謂的一見鍾情,其實源於個體內在的物質,一旦遇上相合的人與事便會生化學作用。就這樣,才會產生作品的內容。」

他筆下全是形形色色的人物,「即使來得抽象也是以人為主題,因當中藏著是人的情緒。人,本就是由生理跟心理兩部份組成。我畫一百張畫,一百張也以人為命題。」他曾言不像真、不成比例才是最適合表達人的狀態。他點頭:「越怪誕是越強的表達,可是不能故作,否則沒有情感沒有靈魂。」

除了他獨特的構圖以外,最喜歡就是其選色。誰會想到一位大男孩會選用粉紅粉綠等溫柔色系,再者他已八十多歲了。「我先會以炭筆起稿,再投入於畫內細想顏色的組合。沒有必然的用色選搭,配不配、能不能表達心中所想才重要。喜怒哀樂是無形的,怎能把某種顏色連上某種特定的情感呢,所有意義都是我們自己賦予的。」

他謙虛地表示自己用色搭配的才能是與生俱來,「不是人人也適合當藝術家。反過來說,若要我上螺絲或開車,可真完全搞不通。」可是他直言自己努力,「這才找到適合的表達方式,而我便握著簡單、容易做及效果好三個原則。簡單,表達一個主題而畫面充實,看後令人舒服;容易做,我的畫作全是平面的色塊⋯⋯」作品的色調有深有淺層層相疊,小小的縫隙也能透出像是自然而來的一點黑/白,又怎會簡單?

「告訴你我的秘訣好了:前面先抹上有濃有稀的色調,我再在宣紙背後抹上一層墨,便能自然融合整幅作品,構成光影。人性,暗沉才有味道。」終究,畫畫以前要先學懂看畫。「否則不會知怎樣才算好怎樣才是壞。」

「我有種執著:每幅畫作都要過到自己的關口。入定,自然會告訴你夠不夠。」這次回顧,由 60 年代至今年新作全都置於同一空間內。他看著畫作,一邊說著:「年紀大了自有不同的體會,作畫主題也隨著生活經歷而有所改變。」

「創新,是隨著時代生活而改變,否則只是抄襲。先是精神病人,後在 1992 年退休於元朗生活後以鄉村的生活為題,十多年前對城市生活戰火有所感觸,至今的主題則來得輕鬆一點:關於音樂、孫子⋯⋯」展覽分為上下兩回,新舊交錯,深入了解朱興華的思想及生活。「這一路走來累積了我許多珍重的回憶,已很足夠。當然如可以繼續畫,我會一直畫下去。」


有情世界:朱興華的藝術回顧與前瞻
日期:上集──2017 年 12 月 8 日至 12 月 28 日 / 下集──2018 年 1 月 3 日至 1 月 20 日
時間:星期一至六 10:00 至 18:30;星期日休息
地點: HANART TZ GALLERY(中環畢打街 12 號畢打行 4 樓 401 室)
FB 留言
喜歡這篇文章嗎?按個讚吧!
2018-01-11T19:20:05+00:00 2018/01/11 7:20:05|LIFESTYLE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