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ACKSON 王嘉爾|“OKAY” 我可以的

對一個 23 歲的男生而言,曾是香港的擊劍代表冠軍,也通過訓練生身份成為男團 GOT7 成員,由運動界走進韓國演藝界,人生徹底改變了。說是精彩絕倫還不夠,就以上種種經歷的 JACKSON(王嘉爾),在今年宣布建立屬於自己的工作室,先後推出個人單曲〈PAPILLON〉和〈OKAY〉,決意以男團及 SOLO 雙線發展。上周單飛回港宣傳新歌,首次與 MILK 誌面談,JACKSON 總是帶著調皮本性,逗得筆者哈哈大笑,但當談及個人事業卻忽然正經起來,大概是他明白這是事業的另一個轉捩點。

當說到他的單曲〈OKAY〉,JACKSON 便變得神采奕奕,滔滔不絕分享這首歌的創作過程,他說很多人誤會這是一首很快樂的歌,其實若仔細品味歌詞,其實顯示了 JACKSON 內心的不安感,「這並非全是我的心情,也反映了每一個都市人都會面對的不安,你留意一下,當我們遇到一些令我們束手無策的事情,因為不想表露內心負面的情緒,總會若無其事,而 ”OKAY” 就成為我們掩飾情感的一個詞語。這個不單是觀察自己,甚至留意別人所得到的結論。坦白說,別人對你說一聲 OKAY,可能隱藏很多意思,他 / 她是否真的 OKAY 呢?是出於真心的嗎?」JACKSON 感慨的說,當踏進這個大人世界,他接觸人和事,已不像在校園那麼單純,「尤其踏進這行,說話要很謹慎,要自我量度什麼可以說什麼不能說,總之有很多限制,而 “OKAY” 往往聽得最多,卻又感到很無奈。所以,歌曲中的 “OKAY” 充斥問號,也蘊藏沉默的意思,我想說,我有時都會很不開心,但又不能隨便 SAY NO。」先後推出兩首單曲,JACKSON 形容作品等同自己的親生骨肉,有血有肉地由自己手上孕育出來,是無比的快樂,「不論作品紅與不紅,畢竟都是出自於我的傑作,它們會永遠留在世上,所以我更加努力去做。」23 歲的小夥子,非常大膽一手包辦歌曲,其實也需要無窮自信與鬥志?「我知一定會有人批評,我明白做什麼都要有毅力,從我當運動員開始,已經學會這項求生技能,只是現在轉移到另一個層面。」今年,JACKSON 決定多樣發展,建立自己的工作室,「這要從之前我在國內參與綜藝節目講起,我很享受做這類型的節目,每次都當玩一樣,可以把歌手的枷鎖通通丟掉。坦白說,有些人是放不下這個包袱,但我就完全放下,因為可以短暫地把壓力拋開,我寧願給自己一刻的放肆。公司對我蠻不錯,他們曾擔心我只專注綜藝節目會否太偏頗,提議我不妨踏出去做做音樂,其實他們沒必要給我指引,但他們這次的提議從而開啟了我建立工作室的決心。」

當給自己開了另一扇窗,JACKSON 理解及感恩公司當初的別有用心,終於可以促使自己向前一步,發掘更多的可能性,「當多了一個製作人身份,再從男團身份變為獨立歌手,是很充實的,也非常享受當下的忙碌,至少所有的都是歸於王嘉爾這個人。」JACKSON 笑說,以往唱的韓語歌,都是以外國人身份演繹,無論情感或理智上,總希望回來土生土長的地方,畢竟中文才是自己的母語,做回自己的音樂,而不是單向 K-POP。他坦白地表達自己的意見,公司也很贊同他的想法。「我之前也說過,以前是照顧自己就可以,沒有太多的顧慮,但現在要處理的事務太多,因為你就是工作室的核心,沒有人比你更清楚工作的程序及想法,不過學習及認識更多以前從未接觸過的人與事,感覺蠻有趣的。」由當初的練習生,到擁有自己的工作室,在這方面有想過更大的宏願嗎?據了解,當年父母曾反對 JACKSON 加入演藝界,結果他在擊劍比賽個人和團體項目獲得金牌,父母才讓他赴韓,「他們的擔心永遠沒有句號!但有時我也會心想:我向外闖都有六、七年,他們為何仍然對我那麼沒信心?這七年我不是玩的,我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。這幾年我會盡我全力,盡可能得到他們的認同和給他們倆安全感。不過,暫時不敢奢望太多,首先管好自己事務就是我未來的最大心願,連自己都做不好,哪會有人肯和我合作?雖然我堅信我的毅力,但也未到自信爆棚的程度。我視張敬軒為我的音樂目標,他由歌手做到開自己的音樂公司,他是我值得欣賞的創作人。」

FB 留言
喜歡這篇文章嗎?按個讚吧!
2018-01-09T10:30:42+00:00 2018/01/09 10:30:42|STAR|